当前位置:首页 >> 行业交流 >> 31省区市缴获假药2亿片 假性药成本1毛售价上百

31省区市缴获假药2亿片 假性药成本1毛售价上百

来源:新京报 http://www.zgjkw.net时间:2012-8-6点击:1448

  31省区市缴获假药2亿片 假性药成本1毛售价上百

 

  8月5日,记者从公安部获悉,近日,公安部指挥31个省区市公安机关开展统一行动,缴获各类假冒伪劣药品2.05亿片,商标标志、药盒、说明书等包材1400多万件,涉案价值11.6亿元,破案800多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1900多名,捣毁制假售假窝点1100多个。

 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介绍,近日,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将制售假药犯罪作为首要目标,根据各地发现的河南新密“5·05”制售假药案等24个重大案件线索,实行挂牌督办,指挥涉案地公安机关循线追踪、深挖扩线,逐步掌握了涉及全国31个省区市的制售假药犯罪网络,锁定全部犯罪嫌疑人。

  生理盐水灌假药

  公安部决定在全国发起集中行动,对制售假药犯罪产业链条和流通渠道实施打击。7月25日,公安部调集各地1.8万多名警力统一行动,锁定的目标悉数落网,纳入打击范围的窝点全部捣毁。

  从侵害对象看,主要针对高血压、糖尿病、皮肤病等慢性、疑难病症患者,或癌症等急重症患者。从犯罪手法看,在造假过程中非法添加“盐酸二甲双胍”“格列苯脲”等成分,甚至加入镇静、致幻或有毒有害成分,使患者误以为产生疗效,实则延误治疗,甚至导致肝肾损伤、心肌梗塞、心脏骤停等严重后果。还有不法分子直接用生理盐水灌装生产假冒狂犬疫苗,轻者延误治疗,重者危及生命安全。

  包装上编虚假广告

  该负责人介绍,当前,经过连续两年强力打击,假药犯罪得到有效遏制,群众用药安全得到有效保障。但是,假药犯罪远未根除,犯罪手法也出现新的特点,隐蔽性、欺骗性更强。部分不法分子在假药包装上编造误导性名称,发布虚假广告,编造功能主治,肆意夸大疗效;以供销药品原料名义发布广告、暗中串谋,或单线联系、匿名相称,采取多种手段逃避公安机关打击。

  案件一律立案侦查

  该负责人表示,公安机关将坚决严厉打击假药犯罪,不论案件大小一律依法立案侦查。同时,欢迎广大群众投诉举报假药犯罪,一经查实,将给予500至5万元奖励;对在捣毁特大犯罪窝点、打掉特大犯罪团伙、侦破特大犯罪窝案中发挥重要作用的,还将予以重奖。

  ■ 调查

  此次行动中,在广东、浙江、河南等地破获的案件中,均涉及大量制售假性药犯罪,销售网络涉及20余个省甚至多个国家。

  从原料、制作、运输、网络销售,甚至是假冒商标、包材等,已形成一个完整的地下产业链。

 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介绍,连续两年的专项打击,假药犯罪得到有效遏制,大批犯罪源头和产供销网络被彻底铲除。不过,假药犯罪远未根除,犯罪手法也出现新的特点,其隐蔽性、欺骗性更强。

  假性药泛滥:成本一毛 售价上百

  含有西地那非成分的药品或导致心梗、心脏休克甚至猝死;多省加工假药“地下工厂”被端

  7月29日,广州市公安局花都区分局经侦大队的办公桌上,摆放着十余种、几十盒性药,印着裸露男女图片的包装盒和说明书,药物功能之强大表露无遗。

  这是广东警方7月25日查扣的假性药。从名称直白露骨的国产性药,到铺满外文的“万艾可”、“西力士”等外来品,一应俱全。

  按照广东警方统计,此次集中行动共查扣涉案假“伟哥”144万粒、假保健品5000多瓶、假保健胶囊500多万粒。

  几百倍的暴利

  陈冠英是犯罪嫌疑人之一,一同被抓的还有她的两个胞妹。陈氏三姐妹各自在广州成人市场开有“档口”(商铺),被警方认定为销售假性药的窝点。

  假性药并不被允许摆上展柜,这些药物超出了器具档口的经营范围。在市场管理方的频繁检查中,从未发现陈氏三姐妹的这桩地下生意,直到她们被警方带走。

  陈冠英自称,她从一名浙江人手中买入成板的假“万艾可”、“西力士”,一板4片,批发价六七毛钱。

  之后,陈冠英花钱买包装盒和说明书,一套0.18元。陈冠英说,买包装盒没有让她费什么力气,市场里不时有人发名片,一些不景气的印刷厂承揽印刷生意,假药盒、说明书是名片上主要业务。

  经包装之后,陈冠英手中的假“伟哥”、“西力士”,再以1.6元左右卖出。客户有很多是外国人。警方发现,陈冠英的假性药业务还涉及出口。

  一名参与此案的广东民警称,按他们之前破获此类案件的经验,“伟哥”等品牌的假冒性药,许多走海关“出口”到欧美、中东、非洲等地区。

  该民警介绍,一粒成本一、两毛钱的假“伟哥”,到了下一级批发商手中,从一两元钱变成五六元,再下级批发商便可加价到20元。最终,这些假药进入各地城乡接合部的不法小药店或性保健品店。

  “比贩卖毒品还要暴利,风险却小得多。”该民警称,假性药的最终每片售价在90多元到100多元不等,利润超出成本几百倍。

  在市场上,陈氏三姐妹各个档口的器具生意看上去并不景气,但她们有人有几套房产,有人住别墅、开豪车。

  神秘的“小甘”

  陈冠英说,突然有一天,她接到一陌生电话。对方问她,是否愿卖这种性药,她便开始做假性药生意。她从未见过供货者,只知道供货者是一个年轻小伙儿,叫“小甘”。

  “小甘”真名叫甘海秋,33岁,他是陈氏三姐妹的上线供货者。8月1日,记者在浙江天台县看守所见到甘海秋。

  甘海秋说,他做过几年服装厂烫衣工,2007年踏入制售假性药这一行。“我(原)女朋友的哥哥打电话让我过去帮忙,一个月1800元。”甘海秋说,在这个生产假“伟哥”的地下工厂里,他干了4年,从未见到任何执法人员查过。

  见这一行能赚钱且“环境宽松”,甘海秋准备单干。他说,工作时,他悄悄记下一个“西地那非”原材料销售者的电话,后来成为他的材料供应者,进货两三次,但从未谋面。对方反侦察意识很强,频繁更换电话号码和发货地址。

  甘海秋还记下一些成品的销售客户——陈冠英和易强。他说,陈冠英那时已在销售假性药。后来,陈冠英、易强成为他三个客户之一。陈冠英占供货量的40%,最多时一天要一两万板。

  据浙江警方调查,2010年12月,与甘海秋合伙的还有3个人,他们将第一个地下假性药厂设在天台县白鹤镇,在城郊接合部一幢一两百平米的民房里。

  甘海秋说,地下药厂投资在50万左右,他们四人均摊。合伙人中,一个是他女友的另一个哥哥,一个是他曾工作过的假药厂工友。他们分工明确,他负责进货和销售。

  甘海秋说,他女友的哥哥管技术。这名能掌握他人生死的“技术总监”对做药技术懂得并不多,略懂机器维修,衡量标准是比小甘多懂一些。

  “三四个工人,一个月平均干十来天,能生产16万板,一年大约200万板。”甘海秋说,每板4片,以六毛或六毛五的价格批发给陈冠英,他的获利空间为40%至50%。

  据浙江警方调查,甘海秋在天台县的地下药厂,在一年零四个月,共生产1600万粒假“伟哥”,涉案金额市值16亿元。到警方收网时,查扣的假“伟哥”为45万粒。

  甘海秋说,他每年获利30万元左右。最初,生产假药时,他认为“生产的是保健品,不是药,不违法”,他自称曾服用过自产假“伟哥”,好像“吃不死人”。不过,他也知道早晚会出问题,“不想干了”。

  网上交易查出“上线”

  易强是陈冠英的妹夫,此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。7月,警方在他广州的家中查扣了大量假性药。他手中的部分假性药,通常是卖给几名常客。这些人通过注册网店招徕订单,假性药加价后进入下一个销售商。

  22岁的易贵梧是易强的堂兄弟,辽宁人。2010年,他经易强邀请,放弃了一天3元钱的电气焊学徒工作,南下广州,做易强的送货工。

  7月30日,身在看守所中的易贵梧眼圈湿润,他说,起初并不知道送的什么货,后来知道是“假性药”,但并未退出,绿色药片为V片(伟哥),黄色药片为C片(西力士)。

  易贵梧称,最多时,他从物流站接了13箱货,箱子上有他的电话。货是从客运的大巴车上接到的,他不知道货从哪儿来,发货人是谁。最多一天,能送上万板。

  除了易强的“档口”之外,易贵梧还要往来于3处市内民房,那里是他住宿、配送、储存假性药的仓库。

  一姓欧阳的男子是易强常客,也是易贵梧的接货人。

  广东省公安厅一负责人称,接群众举报,警方发现,欧阳在一家互联网上的网店以极低价格大笔交易,警方判定他掌握货源。

  顺着该线索,广东警方找到陈氏三姐妹和她们的档口。

  据警方调查,该假药销售网络涉及山东、浙江、黑龙江等7个省。随着警方调查,假性药的上线也浮出水面。

  假药或致心梗、猝死

  易强也不满足于销售,他们想开地下药厂。合作者也自称从未谋过面的甘海秋。

  据浙江警方调查,今年6月,甘海秋在江西上饶租下厂房、购买设备,准备生产假“伟哥粉”时,窝点被警方端掉。甘海秋说,这是他和易强要合作的厂子。

  在警方查扣的物品中,有很多装有假性药的塑料药瓶,包装精致。一色的外文标志,让人难辨端倪。这些药瓶的商标、包装纸、防伪码一应俱全,甚至连药片上的数字,也镂刻得十分清晰、深浅均匀。

  一瓶30粒装的假“伟哥”,通过手机二维码扫描,这瓶药片被瞬间锁定为一家淘宝网店在出售,每瓶售价高达4090元。

  “把手伸进去原粉,手没感觉的700元,手辣的1200元”。据一名办案民警称,地下假性药作坊购买西地那非原粉时,每公斤的交易价格从六七百元到几千元不等,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原粉的纯度,自然无法掌握剂量。

  据浙江警方称,一位男子一天找到衢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。他自称在一家性保健品店,买了一种类似“伟哥”的药品,但效果“好得过了头”,他怀疑吃了假药。由此也牵出了一个大案。

  浙江衢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纪检书记王明弟称,含有西地那非成分的药品属于处方药,必须在医生指导下使用。“西地那非”有扩张血管的作用,但对一些冠心病、高血压和年纪偏大的人,可能导致心梗、心脏休克甚至猝死。如与一些含人参的保健品配合使用,危险性也大增。

  广东警方称,这些仿真度很高的假性药最终被卖出百余元,相当于真“伟哥”的价钱。这些假药流入国内正规药店、医院,随着警方的调查将被逐渐查清。

  遍及多省的“地下工厂”

  随着浙江警方调查的推进,一个假性药网络浮出水面,发现制售假药的网络涉及16个省份。公安部划分了山东、江苏、广东、河南、浙江共5个参战地,前四省均查到有地下工厂。

  按线索,办案人员来到河南郑州郊区路边的一住宅区内,嫌疑人王志明的地下假性药厂位于此。

  浙江衢州柯山分局副局长程水明参与了抓捕。他看到,这是一个只有3间民宅的院落,是制作假药的地方。

  “机器成本连2000都不到。”程水明说。据办案警员称,这些地下作坊里的设备,很多是加工食品或饲料的机器。至于“西地那非”的均匀程度,要看搅拌机出力多少。

  这些机器更像是做面食的机器。作坊主不光拿它做假药,遇到饭点,他们还会拿这机器制作一些面条类的面食。在这个面、药两用的机器下,“USA”、“一粒神”这样的药品不断产出。

  在山东德州的一家假性药作坊里,有3台陈旧的小机器,除了嫌疑人之外,他们雇了一名工人。据警方描述,端掉这个窝点时,“强肾宝”、“植物伟哥”等假药“装了三大卡车,用了两天时间才清点完毕”。

  这个地下作坊的出现,源于衢州一家“情趣365”性保健用品店。警方调查发现,开店的是一对80后的夫妻,夫妇以实体店为掩护,利用网店和物流快递手段,销售假性药。同时,还载着这些假药到附近县市送货。

  这对夫妻经营假性药的一个渠道是,参加性产品交易会,原料商、产假、售假者相互递张名片等。

  按照广州、浙江两地警方说法,这些假药犯罪嫌疑人,将以假冒注册商标或生产假冒伪劣商品等罪名被移送起诉。

  衢州经侦警员称,很多假药供货商和生产商,资金往来十分谨慎,基本是交货后,由物流代收资金。这给侦查带来一定的难度。

  一名参与打击假药的警方人士称,不排除一些地方存在行政不作为,甚至是沦为假性药保护伞的问题。

  上述警方人士称,从目前治理的情况看,假性药产业链可能仅仅是揭开了“冰山一角”。 (本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)

  ■ 相关链接

  2000年4月,卫生部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《枸橼酸西地那非管理暂行规定》,要求必须对其生产、经营及使用进行严格管理。

  该《规定》称,经批准生产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及其制剂的生产企业,应于每年12月底之前将本年度该产品的生产情况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备案。

  生产枸橼酸西地那非制剂的企业须按特殊药品渠道经营。

  生产企业销售渠道应相对固定,并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备案。